南宋小朝廷

变与不变

任何事物改变了常见的样子。你总是会觉得怪异的。我们的眼睛和心都适应了某种形状,某种色彩,某种温度。惯性是伟大的力量。因为你实则可以试着改变轨迹。滴水穿石的坚持有时候会有意想不到的奇迹。

有时候你发现现实比魔幻故事更荒诞。于是你便明白了。没有任何想象比得过这个真实的世界。有时候我们略感不适,觉得狗血而蓬松,不是因为穿越成为主角或者宠物。只是忘了没有现实这座温床,想象附着在何处呢?

在云朵上面打着盹儿,看天听风赏小雀。这不都是闲人的呆梦么。可就真的亲切无比,直接低到尘埃里去的喜欢。

人们的好恶是毫无道理的。比如说,我极端讨厌蕾丝边。可是它在我手边的饰物里面总会有那么一两次偶尔跳出来挠我一下。...

属于它们的,隐秘的时光

从来不曾被销毁。以生命为单位。人类执着于繁衍和传承。古老的血。神魔的咒语。某种久远的荣光和牺牲。倘若仅仅从一个人的眼光和角度来看,实在太狭隘了。所有看起来合理的,就像高处的水,不得不,顺势而下。

那些美丽的,隐秘的花朵。开过,再颓败。再开过,再颓败。没个休止。人类的生命,簌簌而落,寂寂而亡,没个结尾。可是在这些万物同在的安宁里,沉默的燃烧,往往是大多数温暖的来源。它汇聚成一条河,古往今来的河。

你所有看着繁荣和幸福的,健康和活力的,你的责任和爱慕,它们成为意义。意义是因为附着在生命之上的建筑。仿佛我们都是建筑者,是匠人。一辈子狗苟蝇营,为了头顶的一片瓦。不是么?幕天席地的古人类不见了。消失...

散落的,这些

1

你们都不在,我唱歌给谁听

有时候,会摇摇耳朵

可是那里,也并没有藏着一个精灵


2

诗,是有疆域的

好像人类共通的爱

它去向一个河流,仿佛千万条溪水

跋涉蔓延的入海口

中途干枯或者汇入

好像溯流而上的大马哈鱼

从来都不问,为什么


曾模糊到达的彼岸

那儿有哪些人和事物

还没有看的清楚

就,不见了


不见就不见吧

即使曾到达的对岸

篝火掩映着星空和黎明

它们苏醒,又沉寂


即使,假装从未到达过生命的巅峰

即使你从来未感觉到枰然心动

和狂喜的悲悦


3

死,是可以忍受的

更何况是这样的离别呢

我们就这样,散落在天涯

和一些人说话,...

无序的断章

对这样轻易的爱和表达,忽然心生不满。

而它时刻引以为荣的感到自豪的温暖,凭空生出了许多罅隙。像水渐渐渗透了厚实的被褥。沉重,粘滞,带着潮湿的压抑。那些旧事物里承载的痛恨和梦想,都不能再发出颤抖的声响,除了活着的呼吸可以再次点燃它,它就只能沉寂,沉寂,直到最黑暗的深处,无人听到,无人寻觅。

纯洁在于动摇和诱惑之后。真诚像一匹多年的马,逆风而行循着归家的路,不必担心迷途的危险。啊,我一无所有了,你可能再看到我一无所有之后的所有?我们剥除了这人类的标签,光裸的灵魂上毫无鉴定。它们等待的砂砾,被海水冲刷了一年,又一年。永无休止。

雷电无礼的要求。城堡之上风雨飘摇的天空。战战兢兢的雨水,衬着屋檐低...

小世界

每个人都自成一界。也有在其中惶惑昏然不知何去何从。想来,这也是种选择。不用太懂,不用太痛。是相对容易些的。并没有太多人肯做生活的苦行僧。及时行乐吧-宽大的广告牌上,夜未央霓虹灯嘹亮。

他与她永不交集。他与他永恒敌对。可是没有这些羁绊人生显得非常无趣。

模仿着众生的痴态憨相。大概也只因为人多不过痴愚。闲敲棋子落灯花的美妙也无几人可得了,雅不共赏又有何趣?

检点着屋里屋外的物品,渐次明朗。仿佛把世界都沥清了一遍似的。雨幕下的玻璃,搽了一遍又一遍,像心里模糊着的向往,总看不清眉目。

吱呀一声推开的旧门扉。只有绿色的雨夜过后来访才更有味道。整个人,沉,沉到油绿的叶面背后。仿佛消匿的水滴。溢满枝...

一起听歌吧~Liange

音乐评论文字/灵魂飞奔(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93e31d0100ebgt.html)


起始就是悲伤。

停顿和矜持,迟疑又清脆的开场。象夜空下微风,拂过倦怠的柳叶,沙沙地响。

慢慢柔转,旋律突然性地上扬,继而稍作停顿,坚强地爬升,婉转。终于突破命运的束缚,流动开来,不管不顾,沿着命定的轨道飞奔起来,好似含着眼泪,蔑视际遇和苦难,小心翼翼又无所顾忌,煽情地痛哭和欢笑,命运是小溪,重复地抗争,不懈地诉求,命运终在这不屈中变得柔软,流畅o

anoice,日本人的乐队,我想看看那些悲伤的手指,怎样克制了命运的冲动,怎样抚平了颤动和创伤,怎样妥协了...

一起听故事吧~shiver

关于《虫师》:宫崎骏的电影看完之后,忧伤的发现没有其他可看了。顺手下载了全集放在盘里。---我是完美的插入符---现在Zen每个周末都要看一个,眼睛一眨也不眨。---我是完美的插入符---好了,现在说虫师,在无聊之际,搜一些诡谈动漫之后,有点触动,生死人性而已。接着在推荐栏里发现了虫师,一看之后,被迷住了。一直在追它的续集。喜欢,真的喜欢。说不出来,我不想说民族之类的词儿。文化同源的词儿也不想说。如果可能,就音乐无国界吧。喜欢的东西拿来分享。


关于《调酒师》,这是追完虫师之后的另一个。那个词儿,是它教给我的。---温柔的栖木。这五个字在心底唇齿间反复留恋缠绵。令我恋恋难忘。实在无法丢弃。

一只名叫titian的兔子和它的主人

---用尽所有爱憎的力量,去获得你一次。像燃烧一样肆无忌惮,毫无保留。

这种时候。冬天正缓慢深入。大地深处隐藏着暴虐的寒风。

在森林边缘处雪覆盖的尾处。Lynn抽出雪下的一张树皮。看起来不新鲜的树皮。

他朝森林深处看了看。仿佛下一刻titian小兔子就从那里蹦蹦跳跳的跑过来,蹭一蹭他的裤脚。然后会匍匐进他弯下腰的怀中。titian是爷爷留给它的。一只公兔子。他小时候总想让它生小兔子。爷爷无数次告诉他,那是公兔子。Lynn疑惑很久。下一次又问。索性爷爷也不再纠正他。这种事情,他长大了自然明白。titian很温顺。鲜少见它发凶。爷爷会说,它发凶的时候你都不在。一个上学的孩子,不过偶尔逗逗它,...

融化

是一种无法抑制的融化,像水,绵绵的融。听到空中的声音,柔美,渗入四肢百骸,整个身体都在融汇。在潺潺的流水中滑动。人类之间的,唯一的,链接灵魂之河的舞动。

颤动。身体的。灵魂的。不想停下也不想醒来。想留下。留在层层涟漪,羽毛般柔静的温度里。夜,流光逶迤,再深处,仍未有寂静,黑暗。不夜不央,中心处晃动的水。剧烈的晃动。

闭眼才是天黑。眉眼,有最深刻的依恋。惯性的滑动,向天际。向手边。腻的,韧的,沉默的,聒噪的,带着点儿甜味儿和腻腻嗒嗒的絮语的。满满的,无处可逃的,冲向顶点的。

在水里翻滚的。鱼一般跃动。起跳和死亡一样,具有挣扎和窒息的状态。像死亡一样迫切的,压倒一切的。具有无与伦比的剧烈通感...

每一个渺小的死亡

这渺小的死亡

于你,却是巨大的

这唯一的死亡

于你,却是全部的


这诚恳的忏悔

于你,都是真实的

这浩瀚的回忆

于你,都是动人的


全世界,全世界

人群,喧嚣的,孤独的人群

沉默的,隔离的,永恒失去的人群

你,或者我


终于,停下

纸上沙沙作响的笔尖

停下,握着雕刻刀的手

停下,跳动的舞步

停下,心底不停的呐喊


在厨房每个角落里

都有一支新摘的植物,站在

许多奇形怪状的玻璃瓶罐里

不知道被收集了多久,它们很安静


出门后,钥匙扣落在工地新挖的土方里

我留在原地

不是没想到它会有...

<  — 2 / 3 —  >
偏安一隅
<  — 2 / 3 —  >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