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小朝廷

偏安一隅

一件

这么长时间。有人在周围,走来走去,吵来吵去。偶尔,我也加入进去。

可是,无论如何,都总有旁观的冷漠。这大概或者确实是,不仅仅麻木而已,大概真的冷漠。

我眼前永远只看得到一件事情。

单细胞的生物一样。最喜欢最喜欢的真实。在现实中,像没经过筛选的沙砾。人们不知道里面有没有金子,因为沙砾看起来过于浩瀚。人们是容易放弃去探究的。

而我也不要人探究,最好都不要理我。

这是一件事情。一个人。一个不愿意交接和改变的人。

可是这世界上有千千万万种人。便有一件又一件眼前的事。它们珍贵,它们烦恼。它们在你眼前,飘来荡去,偶尔让你苦恼,偶尔让你痛哭,偶尔让你幸福,偶尔,让你快乐。

“最重要的事只有一件”。这件事结束了,那就是另一件的开始。

我被动或主动,更多是被动的去拣选所从事的事情。

因为苦恼于选择,几乎漠视所有可能。手指尖碰到碰到喧嚣的书籍,它们吵吵闹闹,挨挨挤挤,都试图要坐到前排,要我观看,要我收买。我于是几乎落荒而逃。我跑到外面去,我去看看天空,流水,看看春天的花和枝叶,我读它们的字,看它们的脸,它们不要我拣选。它们就在我面前,不逼迫我,不强迫我选择。

你看,这就是我面对的集市。然而集市上的人都纷纷走上前来去与我婉言他们的好。我就几乎逃走了。我什么也没买。我什么也不缺。我其实可以最少成本的活下来。

然后,你看见了一件事情。就是,你不只有你自己而已。不只是活你自己而已。于是,生活已经替我选择的,我也顺着水流漂泊。仿佛看见。仿佛看不见。

如果你要做那少数的人,便要超过那多数的人,而能掌握前行的步伐。你要是慢了一点。你就只得在队伍的后头,仿佛逃兵,仿佛病人。

我只看得到最前面那个人的后脑勺。我认为我愿意这样慢慢跟从。而不必选择左或者右。


--《 病人日记1》

评论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