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小朝廷

偏安一隅

破碎的句子

回忆这东西。也可以没有。

会提醒她。可以脆弱,可以哭,但不要丑陋。

有许多事情。顺其自然的好。刻意了,不仅不美,反而把原有的破坏了。

躁动的。焦虑的。紧迫的。挣扎的。矛盾的。逃避的。这种种特征。有时代浮躁的通病。

我之为我。如你之为你。相同,又不同。

一条鱼,用力从污浊的河流里蹦出水面。可是离开了水,它能活多久呢。它没想过,它只是拼命的,拼命的,想要摆脱那窒息感。

不喜欢沉重的话题。可是有时候,总难免是沉重的。不喜欢浅弱愚妄的话题,它们轻佻而浮躁。但是,却是轻松的。于是,需要的就是这样表面繁华的安慰。于是,吃着的读着的是没有过滤的药。于是,挣脱十字架后收回了它的羔羊。

双手向上。我们不再回来。

死是容易的,所以,死不是最重要的。虽然大多数趋向于寻求容易和感到快乐的事情。可是人类还拥有着其他种群所没有的旺盛的好奇心。对这个世界以及宇宙的兴趣,是永动力。

我意识到我受困于自己,旷日持久。我意识到不到拼死挣扎的那刻,我看不到枷锁早就锈蚀。所以我在自由里不得自由。

我有些唯一的你。比如,唯一的,会常常记挂着我,哪怕看到一个相似的背影便会想念我的你。比如,唯一的,会关心我好不好,快乐不快乐,而不在意我到底是不是成功的那个你。比如,唯一的曾让我心醉神迷几欲脱缰而出的那时候的你。

固然有些人不曾有也不会有的妙处。这是恩赐。却不仅仅属于我。风声,像一群呜咽的旅人,撕扯着空气。我下楼去。仿佛牵一头狮子,在前头走。

想紧紧的拥抱一个人。想跟世界真诚的和解。想走在路上,脚磨破了,可以坐下来大声很疼。想等你。等到天荒了地老了我也老了但是心里傻傻的美美的。

知道人生许多不可得。而死去之心不能附生在今日的我身上。看着过去和未来。看不到。星空之上,只有今夜的月亮,弯弯的,俏丽的眉毛,映在我的眼睛里。

记得爱我。并且告诉我。即使隔着世界,即使隔着生死。我都听得到。你说,原来你是如此需要爱的一个人。我说我不需要,我只要爱的感觉。它走了,爱也走了。世界也走了,生命结束了。原来爱,无非是一种感觉。你完全可以自娱自乐。另一个你说,如果爱,没有呼应。你一定不会觉得那么心醉神迷。

人来到世界上,像是一个巨大的拼图游戏,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的位置。有的人很快找到,有的人经过了一段时间找到。有的人在生命的尽头找到。有的人从来都没找到。可是,时间到,生命结束。Game over。这是上帝设定的规则。


-待续-


同步自网易博客 (查看原文)

评论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