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小朝廷

偏安一隅

一定拥有最温暖的海域

一定拥有最温暖的海域

在被缚的普罗米修斯背上

像一道温柔的伤口

它们甚至隔绝,严寒,炙热

隔绝周而复始的命运

 

未必能够真正拥有任意一件东西

也许真的说不到赤裸裸的丧失

拥有过的任意一件东西都曾消耗我们

那些华丽的安逸的生活

那些或多或少的爱慕

 

吃着白米喝着白水

躺在云朵上

白色的纱随着风吹啊吹

一直落到白色的河上面

像只失翼的白色的鸟

 

并不常常感到痛苦

失水的鱼

有更难出口的泥沙,混在胸中

搅成再世的珠

浑浊的看向天空

 

看不看得到天空的颜色

留不留得住贪吃的鱼儿

擎不擎得下沉敛的池水

移不移得动  这颗斑驳的 在尘世中

寂寞的诉说了好久的心灵

 

这一向常沉苦海

被迫着追问 向晚的渔舟 有没有归家的灯盏

镜中清晰的影子 抚摸它的轮廓 爱或恨都模糊

浮浮沉沉

浸在黑暗中,涌动的夜晚,不断起伏又渐渐安静

 

磨刀霍霍

久到听不出到来的那刻 侧耳倾听的呼喊

就错过轮回了

你还留在世上

而另一只鸟,死的无声无息

 

在雾霾中,拥住我的背

你温柔的轮廓覆盖我整个身体

像一道隐忍的伤口

它们甚至隔绝,严寒,炙热

隔绝周而复始的命运


我从未怀疑过 你围绕着我

像海浪围绕着群岛

评论
热度(2)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