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小朝廷

偏安一隅

我意识到我逃不开的笼

正渐渐睁开迷离的眼

仿佛一座海底锈蚀的城堡

徐徐从水面升起

所有的建筑都葆有温度

和寂静的声响

 

谁会是那只逃逸的蜻蜓呢

它站在芦苇细细的顶上

在昏黄的夕照下轻轻的荡

我的手慢

比眼睛慢,慢的像一片云

投不下影子

 

身处这广大的世界

前后都是精确的书籍

我变成一个小小的逗号

穿遍整本故事

寻找那声默默的结束

它圆圆的眼睛,永远离我一个句子的距离

 

我们的生命,学会阅读,娱乐

学会耗在别人的故事里,飘啊飘

羡慕?同情?愤怒?嫉妒?

奋起直追?同仇敌忾?

一成不变的流水线上的沉默的羔羊

有着滑嫩的香气,不含一丝血腥

 

路,多么平整的尺子

链接着,城市的血

脉动,跳跃着的铁质的四轮生物

飞翔的蜻蜓

它们滑向哪里呢?

哪里是城市尽处,哪里是城市深处?

 

笼。

编织精美的梦。香甜的气味。

远离海岸和天空。

远离植物的依赖。

远离人类之外的恐惧。

远离梦本身。

评论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