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小朝廷

偏安一隅

谁没有一只兔子洞呢

那些话,只能讲给一个人听

换了人,听不听得到,都没有关系了

或者就此湮灭了也不一定

谁没有一只兔子洞呢

大喊着秘密

除了那个人,大概任何人对此

都只会觉得可笑

 

那个人走了,或者永远的消失了

在某刻,他像是神的使者

带着爱慕的光辉,轻轻靠过来

云有脚,游走着

如果它要落下来

它就不再是云朵了

这个,你知道么

 

“我应该向她说的话,从前没有向她说过的话

只该向她一个人去讲

现在她听不到了

我也不必再说”

这样长情的。怎么可能是年轻的你所明白的

你也会受伤,累了要抱,饿了要吃的

可是你忘了,我被迫长大的那年,其实也不过是个孩子

 

谁没有一只兔子洞呢

说一些傻话

没人处美美的自恋自艾一番

后来渐渐高兴起来

变成了一人的游戏

独角的,傻乐傻乐的

拥有了全世界,拥有了一切般的真心实意的喜悦

 

得不到的会放弃。

想实现的会坚持。

谁窝在一颗老心里

逐年逐年的长,怎么也改不了拗口的叫

小名儿真好听啊

“满垛啊咱家桂花香正浓”

一回头,家就像早晨的露水挂在心尖上。不远也不近。

 

谁没有一只兔子洞呢

评论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