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小朝廷

偏安一隅

融化

是一种无法抑制的融化,像水,绵绵的融。听到空中的声音,柔美,渗入四肢百骸,整个身体都在融汇。在潺潺的流水中滑动。人类之间的,唯一的,链接灵魂之河的舞动。

颤动。身体的。灵魂的。不想停下也不想醒来。想留下。留在层层涟漪,羽毛般柔静的温度里。夜,流光逶迤,再深处,仍未有寂静,黑暗。不夜不央,中心处晃动的水。剧烈的晃动。

闭眼才是天黑。眉眼,有最深刻的依恋。惯性的滑动,向天际。向手边。腻的,韧的,沉默的,聒噪的,带着点儿甜味儿和腻腻嗒嗒的絮语的。满满的,无处可逃的,冲向顶点的。

在水里翻滚的。鱼一般跃动。起跳和死亡一样,具有挣扎和窒息的状态。像死亡一样迫切的,压倒一切的。具有无与伦比的剧烈通感。濒临化境的一瞬间。世界是满的了,满满的了。世界是空的了,空空的了。似乎拥有了一切。拥有了自己。完整了。

它慢慢的滑向中央,慷慨的啜饮。在灵魂休憩之地。时而迷茫,时而激越。像惊慌的鹿,像暴雨中的桅杆。像迷恋渴求糖果的孩童,像红着脸颊等待夸赞的少年,是自行车上晃动的把手,是海岸边濒落的夕阳。沉沉的,重重的,落入深处。

融化的,全部都没有重量,没有硬度,没有一丝力量。淙淙的清澈的晃动的流水的耳旁嘤嘤作响的迷蒙的温柔的像小时候冬天赖床的温度像小时候躺在午后放牧的草丛中远处传来的声响。像浮在云朵水面,像生命中娇憨的慵懒的最没有顾忌和最自然而然的部分。

融化。身体和灵魂飘向的自由之处。夜色蔚蓝。星眼清亮。点燃的火。染指即化的冰。腥咸的海。颤栗的。向远处飘摇的风。沙沙作响的叶子。枝叶披离的缝隙里隐隐的寂静里的声音。

全部近在耳旁,全部触手可得。全部连接着血液。汩汩而动。像没有桨的小船在湖中央荡漾。荡漾。无处可去。无处要去。借由融化般的燃烧。感觉到自身。生命。世界。世界在中央。我在中央。流连忘返。

评论
热度(1)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