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小朝廷

偏安一隅

我们终将变成我们讨厌的那个人

我们曾经讨厌什么?

讨厌妥协。讨厌放弃。讨厌一切违背自然规律的。

终于过去了。

我看你的影子。那是我。然后我再看我的影子。我不确定会不会是以后的你。

我伤害了你。因为我慌乱。焦虑。我慌慌张张的跑。我磨磨蹭蹭的走。我要温暖,索取。索尔不得便混账了。是的,我知道有时候我很混账。

痛感。斯德哥尔摩。那可是人体深处的通病。这你不知道吧。和控制欲其实如出一辙。这人类啊,本来就没有不同。那么那么的平等。那些极善的,险恶的。都是。

山茶花一年一年的开。我想起来的时候。雪下了。我都忘了它的样子。山上那些破石头堆的哪儿哪儿都是。跟我一样毫无头绪,跟我一样孤独的饮着风,不知所终。即使你把我抱在怀里我都感觉不到我在哪儿。我总觉得我没有实实在在的活。魂儿在飘啊荡啊。

也不奇怪。很多人都这样。

看见笔直的马路空空的。就喜欢的多看一会儿。我喜欢看空的马路。可是你想,一个城市,如果你可以看好长一段时间的空马路。那得多恐怖。

遇见你那年你就不停的折腾。现在你还折腾的。我不是佩服你。我是羡慕。你憔悴了。可是你男人么。憔悴点儿怕啥。别残了就行。我啊,我不是别的。我心里也是个逃兵。还是个囚徒。我想跑啊。可是我懒。懒到家了。

我们变了么?我觉得什么都变了。核儿还是那样。可是这个真没法变。因为变了我就没法活下去。很多事情我无能无力。可是不代表我没有爱憎。

我留着长头发。可是有些东西真可怕。我总觉得镜子里的那个我是短头发的。

我喜欢许多小巷。都有幽幽的故事。

人生下来就是老的。只是后面才慢慢想起来。都是些老灵魂啊。在一颗老心里包着一包鼓囊囊的泪水。那天你还和我争辩说,你是古泉,不过是枯的。我觉得你有病。你挺可疑的。和你玩儿,老觉得拉低我档次。而且还觉得吧,你不大精神。最近你老熬夜。还和N吵架。

我觉得我胖了。又常常觉得自己迅速瘦下来了。毫无征兆。敢情我是可以调节尺寸的松紧带?

你家里那盆花挺好看的。我看你拍的图片觉得喜欢上它了。到你家里的时候我总是惴惴的要找它下手。可是看见它,我觉得不是它。不是我喜欢的那个。我有时候就这么叶公好龙。

你去高丽我想让你捎对儿情侣对表。我就说一次。

人类本来就充满私欲。这没什么丢脸的。丢脸的是你还不承认。没法聊天了。

隐隐约约的,我觉得我写过一封遗书。在哪个废旧纸堆儿里呆着。有我跟没我一样。其实。

Lynn说,papa,我快要坚持不住了。在最黑暗最黑暗的时候,一条条裂纹在脸上长。

长这么老了还喜欢看图写话。我觉得我没治了。就这水平了。看书也喜欢看插图本。

颜色寂寞。痛苦敏感。针尖上的风。一寸过一寸。跟来来去去的叶子是不一样的。

我觉得吧。我在看一本极其文艺理论的书。我看不下去了。但是又有什么东西吸引我看下去。所以我说话带着点儿书本的陈年腐朽味道。可是因为我不专心。老是要看看窗外,听听风声什么的。所以,这时候就下起雨来了。我更没心思看了。就这样。

我们终将变成我们讨厌的那个人。我觉得我不排斥这话。可是,我觉得我到死那天核儿大概是不会变的。原因很简单啊,这世界还没逼我到那份儿上。

安全的。任性的人。你们都不乖。运气不是谁都有的。要点好吧。这地球瞬息万变的。看着好玩儿,也危险。

Z大人。我也讨厌我自己。我觉得我狠坏狠坏。让人瞧不上眼儿有时候。可是我真挺心疼你挺爱你的。这你得知道。这个顶重要。不然我就白活了。没意思。

好吧。你其实知道。我这么说其实就是。我已经想好了。怎么做。关于这件事情。至于其他的,我的中央处理器效率不高没升级换代无法同时处理多项任务。先排队等候吧。

真够啰嗦的。我。

评论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