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小朝廷

偏安一隅

海水淹没了我

在心里喊救命没有人听到。

累极了脾气暴躁,有人细微的体谅过。

一过午夜12点便会情绪极度不稳,脆弱而容易崩溃,他了解。

当然了解这样的了解。

不说。也明白。

 

一个有缺陷的小孩。心里有巨大的空洞怎么也填补不上。

索性。不管它。

 

绝大多数的人,都爱过,怨过,伤过,努力过,坚持过。只是很少人会去体会恨,大多数人并没有太多机会让自己陷入,再则,恨这种东西太消耗力量。若不是过度狭隘。也除非,真的太过不幸。

 

可是,恨仍然是存在的。遍布伤痕。无从豁达。世间有些事本身,并不公平。而从长远来看,从一个人的一生来看,大概还是公平的。命运给予你的和剥夺你的。同样没道理,也同样有道理。

 

在名利的漩涡里翻啊翻,目的恰恰是为了能自由的摆脱名利的困扰。你若要翦灭某种事物对你的伤害。可能需要先拥有它。甚至成为它。这才是强者。有时候,就陷入这种意识里,坚定的认为自己是坚强的。只是12点的钟声一过。巨大的冰山便融化成海水。

 

它们淹没了我。

不知道是开始,还是彻底的覆灭。希望,光,黎明刺眼的嘹亮。重复或者循环。谢谢你,陪伴我。陪伴,这已经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我能感受到它腥咸的味道。仿佛这世间所有苦楚,所有灵魂的脆弱,它们温柔而缓慢,细腻而无声无息,像夜一样流淌。黑色的浓汁。

 

想像是浅浅的吟唱。对着镜子,光,是情人,是复仇者。是一个人所能给予的,整个世界。仿佛全部海洋,轻轻压在头顶上。也不过,像风那么重。像天空那么近。窒息而紧密。是有了今晚没有明晨的抵死缠绵。是死亡的最后告白。以吻封缄。

 

这么用力的洗脱。尘世罪孽。可是墨一样浓烈的夜晚。到处是放纵后的钟声。悲凉的晨昏。死亡是那么鲜明而渺小。人是值得永恒的么?那些永恒的生命究竟属于谁呢?

 

光裸的置身于上帝的盘中的。洁白的羔羊。颤栗的恐惧穿透肉和骨,穿透灵魂渗透的血液。在迷失的光和暗中间,低吟浅唱。它说,那不是天堂胜似天堂。

 

海水淹没了我。城市。淹没了整个大陆。多少万年以后。谁捧着人类的书籍。头顶是星光。脚下依然是,星光。

评论
热度(1)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