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小朝廷

偏安一隅

小世界

每个人都自成一界。也有在其中惶惑昏然不知何去何从。想来,这也是种选择。不用太懂,不用太痛。是相对容易些的。并没有太多人肯做生活的苦行僧。及时行乐吧-宽大的广告牌上,夜未央霓虹灯嘹亮。

他与她永不交集。他与他永恒敌对。可是没有这些羁绊人生显得非常无趣。

模仿着众生的痴态憨相。大概也只因为人多不过痴愚。闲敲棋子落灯花的美妙也无几人可得了,雅不共赏又有何趣?

检点着屋里屋外的物品,渐次明朗。仿佛把世界都沥清了一遍似的。雨幕下的玻璃,搽了一遍又一遍,像心里模糊着的向往,总看不清眉目。

吱呀一声推开的旧门扉。只有绿色的雨夜过后来访才更有味道。整个人,沉,沉到油绿的叶面背后。仿佛消匿的水滴。溢满枝叶间。颤抖着,仿佛不得不静默的唇舌,渴饮着未来。而未来,是怎样的一个词汇?它仿佛代替了各种能或不能的可能。只是可能,便让人遍生暖意。北方的严冬,双脚窝在熏笼上,暖的像旧节气。像落在鼻尖上的雪花,润润的,凉凉的,带着薄荷的微辛。

十四年了。雪儿。倘若下雪的冬夜,你仰望路灯。看着天地间都旋转着的雪花,美的让人心生痛意。对于这种注定在世界上体会不断失去的历程,对于这段向死而生的生命之河,你该有,更好的体会吧?

再往下数下去。二十四年。记忆。就有点不清晰了。像油灯下模糊的纸花。母亲粗糙的手掌,拈着针线在发顶上擦拭,你祈求一切让时光回到那个夜晚来好好爱她年轻的容颜。回过头来,什么,都改变了。甚至包括她,包括母亲。

究竟,是我被埋在地下,还是你,雪儿?

岛。连接着大陆的一端。安静的人群越来越少。人们陷入世纪的狂欢。婆娑世界,百年而已。及时行乐是不是就算更好的享受人生。然而,享乐有时限,放纵有尽头。之前和之后,那些空洞填满了么?幸福或者安宁。水一般流淌,火一般燃烧。

明明都是美美的小世界。一个,又一个,安然无恙。我们在此地丰饶。星星下的雨。握着的手。是从前的你,和现在的我么。

我是你的世界。你是我的么?手指敲打着,玻璃或者玻璃外面的世界。雪未来,雨还远。转身,是丛林边的迷雾。

亲爱的,我来了。等着我。白昼的光映着诡影。只有迷雾里才是灵魂的居所。它们永远模糊着,像这个世界。你看,雨总是下个不停。

评论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