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小朝廷

偏安一隅

三月

只是三月。敏感的心灵会为空气中清润的气味所惑,毕竟是三月啊。

早春。在儿时的记忆里。如鸿蒙初开。翻开第一本课本写的就是三月的枝头,三月的土地。

小雨温润。植物们的身体里流动着鲜艳的气息。隐藏着。不动声色。抿着嘴乐。

小雨。透过轻雾。朦胧的,沿着旧年的痕迹。一点点爬升。偶尔,灰色的屋瓦还是看得见。


海边多雾。沿着孤岛的脚。衣袂随风鼓起。年年望去。它永恒的回荡,潮声暗哑。

湿湿的墙上,不知名的绿色蜿蜒着。像是过了,很久,很久。久到屋前的树荫,日渐广大。

久到人前的记忆,在脑海深处渐渐成为灰色的影像。留下的所有片段,铸成寸寸相思,一点点嚼。

那么短小的,仓促的,三十六年。那么显得稚嫩,笨拙的小灵魂。那么深沉的,一个生。


三月。六月。九月。人生的好日子。季节里的好辰光。大片大片的岛屿,盛开在阳光里。

而七月潮湿而哀重的背后,海啸一样奔袭而来的悸动层层淹没头顶。谁还在那里,幸存地上的孤儿?

八月来临的时候。我靠在火山的灰上。手里拿着口琴。Zen大人不爱它。其实我也不见得多爱它。

可是一个人的时候,它陪着我,就觉得我还在世界里。灵魂并没有完全裂分到宇宙的脆弱处。


真实是一种处境。它不要完美,即使有时候它泪流满面的面对世界的花朵。即使它最爱拥抱的是那些高大的树。

即使它分辨不出它们的香气和味道,它仍旧爱这些花朵。仍旧抱着树身仿佛抱着世界。仍旧在花朵面前眼睛里流出惊喜和赞美。即使。密林深处地底中央,在夜里生出迷茫的雾,将它掩盖至清晨。所有的火,都燃烧的毫无形状。

即使连光闪过来,挥手时,它仍旧背对着,举起右手。绝不回头,看上一眼。


三月。早春的新娘。她小心翼翼,美的像扇动的羽毛。滑落的没有声音。羽翼盖过眼睛,天空浑圆,像水珠上的七彩,将破不破。揉着最令人心疼的清澈。钝钝的落下,在心上散开。酸麻涌遍了每个细胞。


爱这世界如同自己。爱自己如同这世界。我们从来都拥有它。眼睛和心灵,却一致要逃离这躯壳,并以正义和自由的名义,疲于奔命,终生逃亡。摊开双手,交握之间,爱人和爱人,经过耳旁的风声。世界。中央。


三月,就快过去。早熟的新娘。已有完美的丰姿。

评论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