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小朝廷

偏安一隅

无序的断章

对这样轻易的爱和表达,忽然心生不满。

而它时刻引以为荣的感到自豪的温暖,凭空生出了许多罅隙。像水渐渐渗透了厚实的被褥。沉重,粘滞,带着潮湿的压抑。那些旧事物里承载的痛恨和梦想,都不能再发出颤抖的声响,除了活着的呼吸可以再次点燃它,它就只能沉寂,沉寂,直到最黑暗的深处,无人听到,无人寻觅。

纯洁在于动摇和诱惑之后。真诚像一匹多年的马,逆风而行循着归家的路,不必担心迷途的危险。啊,我一无所有了,你可能再看到我一无所有之后的所有?我们剥除了这人类的标签,光裸的灵魂上毫无鉴定。它们等待的砂砾,被海水冲刷了一年,又一年。永无休止。

雷电无礼的要求。城堡之上风雨飘摇的天空。战战兢兢的雨水,衬着屋檐低垂。显得狼狈而心慌意乱。在光里,任何一种声响都很敏感。赤足奔跑在地板上,吱呀作响的,地毯拖来拖去,婴儿的哭声。我们在镜前梳妆。窗外的树上,枝条比昨日更绿了些。光透过来,有浓重的背影隐藏着风声。

在画里奔跑。踩到了拖沓的裙边,跌倒的时候。钟声和阳光一起降临。餐厅的角落,立柜上餐具们叮咚作响,碎裂的声音清脆。墙壁似乎长着脚,夜晚睡下,安寂的空间里,总有个秘密的声音在闲荡。幽灵般周而复始。与世界格格不入,与灵魂两不相闻。

--诺...

(待续)


评论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