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小朝廷

偏安一隅

致活着的大多数

动摇过的。深信过的。爱慕过的。从前的。后来的。

人们在种种漩涡中挣扎,逃脱之后再进入另一个漩涡。没办法,我们就是这样勇敢的人类,这样充满激情。

死亡带着令人痴迷的绝望和刻骨。成为人们心尖上的丰碑。它是不可避免的未来。也是休憩的枝头。这样温柔,从不急躁,亦不拖沓。

天气是应当应分的好。目前是安全的大多数。

在跌宕起伏的旋律中沉迷,连身体都带着漩涡般的震颤。共振的旋律。塞壬之歌。被诱惑的是哪一个?塞住耳朵的那个还是放开耳朵的那个?我们在内心的旋律中或焦灼不安或昏昏欲睡。

对于这大多数。价值是趋于统一的。他们被常识和见闻搅的焦头烂额。讯息多孔而入。却无法信任。连撑开的书页间,亦闻不到文字的香。这是繁盛,亦是腐烂。这是巅峰,亦是毁灭。这是一切都有,亦是一切虚无。

眼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触法。无一不减,无一不增。

我就在这漫漫的海中央醒来,逐次的,一点点的醒来。看见肉体,看见欢愉。尝到人世的味道。封闭或者逐渐熟悉那些宇宙的连接。它们或清晰鼓动,或模糊难辨。深夜,孤独,穷极荒芜。在海上,在完全由灵魂方能抵达的境域。

我们亦不是我们。我们亦或只有我们,只是我们。

肉体这容器,变得炙手可热。变得奇货可居。变得充满不测。用于及时行乐,用于高标估价。

灵魂透过镜面。抚摸那影像。真假变幻。

我还是决定,由我自己,而不是由你们,来确认和辨别。由我自己,而不是由世界,来到达和完成。死是一种途径。活着是另一种。对于活着的大多数。它们遵循水与舟的千古之律。

记录。这最后的救赎。含着无数生死的温柔。没有什么,比笔墨更庄重。它们在浩渺的人类中。仿佛巫术中的咒语,解脱着悲剧的绳索,仿佛苦难,就会这样被一层层剥离。


--melpomene,这些隐藏的光辉,透在哀戚的面容上,似悲似喜。更晚的月夜,有没有低吟的咏叹,和远如烟渺的琴音?

评论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