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小朝廷

偏安一隅

字匠的未来

题记:字匠的未来,是关于世界,真实的,或者想象的。哪一个更深入人心,更动人?

1

那些,被放大了的,极致的微小。

人世中,不由哪一部分来完成。这似乎是个综合的命题。人在其中,不能逃开。很多时候,我们也不舍得逃开。

我们相信爱就是爱本身。然后,并不是。

我们相信信任就是信任本身。然后,也不是。

我们学着安慰自己的灵魂。用艺术,或者用探索,用未知,未知有很多可能,它充满向往。而追求本身,亦是一种难得的结果。我们在追求的路途中,何时停止,听天由命。

至于这些人世中的分裂和冲突,这存在于自身体内的矛盾的火焰,它们燃烧,直到不能燃烧为止。

写诗的继续写诗,种地的继续种地,捏泥人的继续捏泥人,爱或者深处的爱,恨或者死后无止的恨。哪一种都在发生,都无可避免。

雨中的脚步,不可能没有泥泞。活着的人,难免是不完整。灵魂叫嚣,几乎冲破躯壳。然而狼奔豕突,一切都看的分明,却不能完成的分明。

最后的自由。给谁?

最后的痕迹。是谁?

都吃着这前二十年的余粮。一分一分的割肉。身死而魂不甘。

执念一层层补,像经年失修的屋顶,漏雨则修,一片片瓦累积,都是残瓦碎片。

这样的人生。无处不是新生。无处不是心动。无处不是爱慕。无处不是解放。

即使,那么的不满不愿不甘。这层层执念,仍累加起,这么多,不同的你,和我。

 

谁在牢中?

谁在牢外?

谁在笼中?

谁在笼外?

我拼命的爱着你,我拼命的嫌着你。这世间的心灵,有多干净,就有多黑暗。肆无忌惮的迷恋它吧,为此而痴狂,痛苦,备受煎熬。这都是值得的。

光,你是那光。

2

你要的是什么呢?青春的放纵?成年后的功名?世人的爱慕与崇拜?遥遥在上的优越感?世人无法企及的高度?牌坊,高楼,或者铁马金戈的烈烈风声?

人们的距离,如此之近,人们的距离,又如此之远。你已经很难见到街坊邻居其乐融融毫不设防的纯然气氛。人们之间除了功利就是提防。提防什么呢,不过蝇头小利鸡毛蒜皮。然而活着不就这些油盐酱醋茶什么的。究竟品位到哪里了?谁是城头变幻旗,谁是小楼一统居呢?

坚持了好久,念到一个人。执着了好久,成了什么什么师。回头一看,灯火阑珊处,那个你还在观望。究竟什么时候,你才能和自己成为一体?你才能满足,并说,看吧,前方的梦想就是我们,唯一的归宿。

贪婪也没什么,欲望那是与生俱来的蛊。只要健康就好。多半在乎的人会这么告诉你。那么,什么是健康的?不破坏这灵魂的容器?那灵魂呢,它如何供养?它是不是早已经损坏或者扭曲?甚至于,抛弃这容器,归于天地?

而你真正要的不过是,成为什么样的人,要什么样的生活。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3

这世界的凶险在于“不知足”。人类很难知足。你说顺应天时在大多数人眼里大概就只有不思进取这一标签。社会文明发展最惯用的管理模式就是贴标签。所以每一种商品属性都会体现在人身上。这是恶果。你并不能完全设定,怎么玩游戏,才不会把自己玩进去。即使设定游戏规则,玩几番总是心痒难耐。最后你发现,其实人生并不多么有聊,也无其他事让你费心。不过,寻新花样,把你的人生显得有意义一点。

然而真理却真的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边缘文化的人群多半活的自私又真实,任性又自我。和所谓的底层又不同。

当你生活在一个比较稳固而相对封闭的环境。你很难切实体会世界的凶险和生命的惨烈。然而它又是确实发生着的。一切现状。

恐惧有很多种。我对你们的恐惧就是其中的一样。我没办法在课堂上hold住你们是我本事不够。但是我没有那个时间和心力去经营更多的和你们。和你们可以是一种状态。但是和自己也是一种状态。没有自己的生活,其实我们都过的够久了。可不可以,边缘化一点。从人性深处角度来说,每个人都是边缘化的。因为你都有别人触不到的深渊埋在你心里。

我们说人有千面。再熟悉你的人,哪怕同床共枕朝夕相对的人都不一定完全了解你。甚至毫不了解你。咫尺天涯不就讲的最好了么?

我们讲感受。讲体谅。我们讲无条件的公平。无差别的平权。其实都是有差的。人的感受太敏锐,越是敏锐,越容易穿孔。一旦承不住那个水平线,就崩裂。我们内在的东西,有时候像水,富有弹性。有时候像火,没有边沿。也有些时候,它坚硬的崩裂,仿佛烧灼的壳儿。再也无法忍受完整。呐,如果碎裂也是一种状态。人类为何要一直寻觅屋瓦。它们完全可以幕天席地。安全感是个古老的词儿。永远永远也不会被消解。终极意义是没有的。因为短暂。而因为短暂。人类永远都可以重新开始。一生,换另一生。

4

并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即使最尖锐的人性。消解最后的痛苦,唯有宽容。而最后,你所能宽恕的唯有自己。它是窗口,透过它,你得观世界。佛说,观自身而观世界。你总还有这灵魂的容器。器又不是器。灵又难得灵。淤塞有时候是因为你甘愿淤塞。因为知道满代替空,不会有未知的恐惧。未知即使不令你恐惧,但却在你的探知范围之外。所以甘愿空,是因为年龄还是心灵,跋涉过深渊和繁盛,而深入冬季呢。空即是满。满即是空。

这一生的失去。一层层剥除。那种献祭般的洁白和干净到无。回复它原来光滑弹性的灵体。



入夜,星辰四张。在城市中迷路的羔羊。喊不出救命的声响。丛林深处,雾气弥漫。没有火把。灯光模糊了世界的边缘。

评论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