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小朝廷

偏安一隅

知道不知道

一切都是有原因的。诠释着前世今生。我总还是相信,除了那点最重要的,什么也没有。什么也剩不下。更多的时候,一段长长的旅程恰恰为了印证,不可能。不可能也没有什么。来时来路,去时去路。

这世界总有一些人,美的似珠如玉,却不被人发觉,也不被自己发觉。

我总觉得自己狭隘。很难明白一些道理。思考混合于这世界的秩序内。如柔韧的丝线。我们之所以要明白。是因为不明白,总会影响我们,带来一些情绪和感受。而这个,其实是人生最大的阻碍。除了作为动物的动物性之外,人类是要有精神愉悦感才能感到满足的种类。

看见光想要趋近光。这是人的本能。看见美想要亲近美。这也是人的本能。本能的事情交给本能。我们自己设定的规则是,不伤害其他人类。你看,这是我们最后的底线。你伤害自己,是没有一个规则来惩罚你的。但是伤害别人就不行。

或者说,你冒犯了触动了别人的权益也不行。有些时候,你甚至不能试图改变,沿革,既定,大多数人坚守的。哪怕那个牢笼早已朽败。但是它只能自行朽败。而不是你来推翻。否则,你将面临卫道者的惩罚。相较于实质性的惩罚。隐形的伤害更甚。卫的是谁的道,不重要。也许从来没有重要过。我们歌颂我们想要歌颂的。我们为我们感动的所感动。我们也会被蛊惑,招引,会被蒙蔽,利用。可是我们只认最重要的那部分。

不是每个人都能活的明白。活的不明白也罢了。这么个精致的牢笼,谁是那条易折的栏条。谁是解不开的搭扣。哎,说不明白啊。

可是我眼前看着,这世界总有一些人,美的似珠如玉,却不被人发觉,也不被自己发觉。就心痒难耐。就心动不已。就想把它们都收为己用。最好珍藏在博物馆里。每年开放一两次叫世人看一看。垂涎一番。其他时候,就适合自己,静静的看。远远的观。

居然有护美之心。然而护美是不仅要有心的。大概还得有护美的力量。宝玉般的人儿,护了半生却护不了。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最后也只得心灰意冷出家去了。

于是意兴阑珊。很有些叶公好龙的悻悻然。士为知己者死的大义凛然无处寄存。金戈铁马的胸怀热了又冷,却原是桌上那杯冷茶。寂寞都是沸腾后的水。

仍会看着你舞的凄然动人而自己个儿热泪盈眶。不愿意告诉你这世界上最深沉的爱永远无法递送到你的面前。听你唱的歌儿血液里烧的发烫,恨不得一下子沉入深海的底层才能一层层退却熔浆般的燃烧。我们。是原始的颂。一遍遍低咏。一遍遍死而复生。

就像我。灵魂退却。然后在不同的壳儿里来来去去。永无休止。我那么明确清晰的感觉到。除了肉体,什么都不会消逝。什么都不会停止。

睡在这世界里。清晰的感受到,我爱,无助,惶恐,紧张,焦虑,愧疚,悔恨,热情,勇气,赤诚,无所畏惧。。。我看到我这样活着,像所有人一样,脆弱着哭泣,坚强着忍耐,心里永远不放弃的,硬气的让人咬牙。。。我不知道什么叫可爱,但会心疼你。心疼的仿佛你是我的孩子,我的情人,我的父母,我的兄弟姊妹。

这就好了。虚妄的潮水总会慢慢退却。总会慢慢清晰,它的轮廓。无论在路途中央还是终点。每一刻都已经准备好了迎接或者护送。这一段或长或短的人生。

祭奠它永远美好的一切。即使这里,掩埋着人类的罪恶和黑暗。

评论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