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小朝廷

偏安一隅

诸如此类

诸如此类

 

你永远不能领会它所有味道

烟,酒,诸如此类

唇,手感,诸如此类

然而世界空濛

带有微雨的腥甜

一切,就具有可原谅的所有光感,形状

 

我们庆幸,我们是我们自己

 

我不能阻止雨

不能阻止泥泞

不能阻止雪下的厚度,声响,它快乐与否

我听到夜里簌簌的回音

感到它在内心安宁的倾吐

它的历史,风,再遥远一些的风,诸如此类

 

它们应该是切割的,条缕清晰的部分

不能混乱,绝对,不能混乱

它叫我高度紧张

自由,自由叫我高度紧张

我捧着白色瓷盘里珍贵的血

像我曾渴望过的那样,深深恐惧

 

嗯。都不足以让我却步

即使我自己

即使它庞大如巨婴

我只会在黑暗里

在巨石灭顶和细针长刺的幻觉中

被碾压,仔仔细细的碾压过,每一个部分

 

我们庆幸,我们是我们自己

 

我听过呼啸的歌,随风的颂

听过魔音穿耳的咒

看到过,烦恼,猥琐,各种小,诸如此类

核,像挤压过的纸张,它的沉重

不是书本里的灵魂太多

而是泪水浸泡的时间过久

 

所拥有的,不过如,风,朗月

湖水,河岸,摇曳的火,诸如此类

评论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