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小朝廷

偏安一隅

属于它们的,隐秘的时光

从来不曾被销毁。以生命为单位。人类执着于繁衍和传承。古老的血。神魔的咒语。某种久远的荣光和牺牲。倘若仅仅从一个人的眼光和角度来看,实在太狭隘了。所有看起来合理的,就像高处的水,不得不,顺势而下。

那些美丽的,隐秘的花朵。开过,再颓败。再开过,再颓败。没个休止。人类的生命,簌簌而落,寂寂而亡,没个结尾。可是在这些万物同在的安宁里,沉默的燃烧,往往是大多数温暖的来源。它汇聚成一条河,古往今来的河。

你所有看着繁荣和幸福的,健康和活力的,你的责任和爱慕,它们成为意义。意义是因为附着在生命之上的建筑。仿佛我们都是建筑者,是匠人。一辈子狗苟蝇营,为了头顶的一片瓦。不是么?幕天席地的古人类不见了。消失了。我们忘了我们曾近亲近过古老的宇宙。探寻过夜晚的星空。用无数瑰丽的想象装饰我们的屋顶。我们曾爱慕那些流动的水,晃动的叶子,无止息的风。我们渴望过雨水和大雪。然后,我们又建造了一个世界,一个可供自己观赏的园。什么是园?又有什么关系?电影《楚门的世界》里,他最终找到了边界。可,谁知道呢。可能还有另一个边界。边界之外还有边界。之内,之外,谁又不在之内?谁又不在之外?不同的虚假和不同的真实。不那么清晰的,又那么清晰的,我们的世界。

常常会怀疑生命的流逝。它不断的解说,仿佛那巨大的银幕,它上演着我周围所有的一切,也上演着我自己。烦恼,不足,不安,恐慌,幸福,或者疑似幸福。危险或者疑似危险。浓情或者冷漠。沉默或者尖叫。它变得更复杂,更简单,更让人无所适从。生命变成缩小的质,一把握住的草的重量。一根尖细的针的硬度。和群山间盘绕的河一般的深沉。

很多时候,你听到生命的流水。汩汩而动。声音仿佛宏大而又细小。如果倾听,它便低语。如果闭上耳朵,它便黯哑。你听到它,听到自己。听到我们,听到未来。当过去抱住你,以温暖的背纳你入怀,他成熟的躯体安逸而稳妥。你会对着未来那个热血的少年说要前行,还是留下?

而属于它们的,隐秘的时光,从来不曾亡于暗处。它开出花来,声音艳丽。一遍遍的蛊惑着,呼唤着。我们,从不曾停留于原地。要么向前奔跑。要么,向后转身。无论哪一个怀抱,都是怀抱。无论尘埃落定的,还是忐忑不安的。

而现在,对你伸出手臂,像多年前一样。来与不来。它都是一个拥抱。

评论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