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小朝廷

偏安一隅

变与不变

任何事物改变了常见的样子。你总是会觉得怪异的。我们的眼睛和心都适应了某种形状,某种色彩,某种温度。惯性是伟大的力量。因为你实则可以试着改变轨迹。滴水穿石的坚持有时候会有意想不到的奇迹。

有时候你发现现实比魔幻故事更荒诞。于是你便明白了。没有任何想象比得过这个真实的世界。有时候我们略感不适,觉得狗血而蓬松,不是因为穿越成为主角或者宠物。只是忘了没有现实这座温床,想象附着在何处呢?

在云朵上面打着盹儿,看天听风赏小雀。这不都是闲人的呆梦么。可就真的亲切无比,直接低到尘埃里去的喜欢。

人们的好恶是毫无道理的。比如说,我极端讨厌蕾丝边。可是它在我手边的饰物里面总会有那么一两次偶尔跳出来挠我一下。我叹气,忍了。比如说,我极端讨厌醉酒的Wynn将一句话说上二十遍,还强迫症似的非要他说清楚不可。你不能跟一个喝醉了的人认真,这不是自讨苦吃么。所以我不够聪明。只是任性而已。

然而这种任性在纵容的水里翻。如果干涸了。便再无踪迹。我其实非常非常任性,又真的完全都不任性。每个人都有这两面的。如何融合体验,如何讨厌或可爱。在了解不了解和接受不接受之间。你知道距离。是的,距离。身体的,精神的,灵魂的,人们之间是有距离的。它有时候跟你的亲缘关系毫无瓜葛。你可以爱死一个陌生人。也可以恨极一个亲人。

每一种血都有源头。它刻在肉体里,灵魂里,烧灼或沉默。怎样都好。直到死那刻,总是不安的,也好。因为不安,你会不断的追寻,这种追寻的力量既茫然又坚定。谁知道真正的方向呢。古往今来,人们累积的智慧里仍源源不断的来去相接。没人会给一个唯一的口吻。或者这追寻本身就已经是收获了。你因这收获而内心充盈。灵魂颤栗。仿佛共鸣般嗡嗡作响。听到古老的咏诵几乎要跟着起舞。是的,血是有源头的。你知道这个就好了。

不变的。是你坚持的,觉得可贵的,美好的。因为它们使你完整和喜悦。这种幸福是狂欢和放纵无法分享的。它只来源于隐秘的不能分享的体验。呃,你看,真正的幸福是无法分享的,最亲密的人也不行。它只能独自享用,在过去,在未来。在未来未来,过去已去的现在。它像饥渴的人,疯狂的拥抱和汲取。仿佛从未拥有,马上要失去般。狂热而颤栗的感受着。并独自幸福或悲伤。

而这世界所有的事物都在旋转和重生。它每时每刻替换和更改它纯正的血液。以期更为洁净或更为黑暗坚硬。哦,有什么区别么?你永远不知道,黑暗中开出的花儿,有多么美,多么亮。因为它,不给你看。如果你自己没有。如果你怀抱不够热。催不出这朵生命。沾着血,沾着泪,沾着黑暗的泥。死亡一样的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的一抹黑。

它黑色的牙在空气里瑟瑟发抖。它是不可分享甚至无法示人的生命原色。每一笔都牵着灵魂的深处。在最黑暗处在最深处跌落。如果你自己不看见。你不会在别人那里看见。

你该为怀抱它而热泪盈眶。你该为是它的载体或容器而激动的浑身发抖,像狂热的信徒一样,把荣耀和使命顶在头顶,时刻准备牺牲。哦,我是说,你应该这么,这么幸福。无关过去未来,长或者短。也无关它小小的个体,容器破裂或损毁。一只漆黑的眼睛,在深处。它就是它。不是召唤。就像你就是你。追逐或吸引。都好。

评论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