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小朝廷

偏安一隅

丙申年的初春

一直是钟爱三月的。觉得三月是最美的月份。无论空气,温度,人或者事物,都充满朝气和葳蕤的生机。呼吸是香暖的,梦是黑甜的。它似乎充满了一切,又拥有了一切。所有种子都经过灵魂的河洗礼,所有的芽苞和根茎都颤抖着拔节。夜里都能听得到小孩子长大的声音,脉动有力,骨骼健壮,安静的眉眼宛若神明,纯粹的灵魂透明清澈。


彼时厨房油烟和地板的痕,衣服的褶皱,书页上的尘。都不烦了。安静的有条不紊的整理好。连懒癌晚期都可以治好的初春三月。真是个神奇的月份。运动,治疗,进修,写字。嗯,辅修小事业。Zen大人的教育计划也提上日程,学习类运动类艺术类。你知道,三月的光,是润泽的,透着绿色的润泽,一大早会有鹅毛大雪迎接过来,到午时大太阳就明晃晃闪闪发亮了。完全任性到让人欢喜鼓舞的地步。


吶,这样的三月,爱煞人了。


冷风吹过耳畔,还是三月的风。岛上孺慕的季节到了,如果海十分乐意做一位包容的母亲。海雾和台风风暴像慢性子和急性子的母亲,优柔沁凉的手和响亮的巴掌。可是无论如何,她总是热情的,从不封闭内心,从不拒绝拥抱。怀疑和相信一切。爱所有人或隔离所有人。那是海的特性么?


当它孺慕的风吹过这片土地,当半岛的季风即将来临时。枝条上绷不住的绿色的汁液,绿色的血脉,像充满激情的火,几乎无法停留和凝固。吶,它们就真的要流动起来了。等到四月,所有枝头像神明齐颂的咒,像佛手点过的水。次第生动起来。像一匹匹灿烂的云。底色的蓝,蓝的透,蓝的幽,蓝的让人心悸难耐。按捺不住的要跳起来。而这还只不过是,生命的一小块馈赠。

三月的每一次轮回。都有蜜的咒。像纵情欢乐后的依恋和宠溺。三月的草地,无休止的宽厚的依赖,绵绵密密蔓延到天尽头。像柔黄的毯上织了绿绿的一层绒,一层又一层,不断的探出头来。清新惹人。


吶,这样的三月,你不爱么?


我已有一个冬季的眠了。这眠,像是一个清醒着的梦。梦里蝶飞,庄周酣然。酣然之中亦不安逸,它不安在于,它明白它是醒着的,而无法沉眠。三月仿佛春笛,唇上的私语,耳畔的风。凉而沁人。你亦觉察不出它的肃冽,却是也不会轻忽而掉以轻心。你想,这是某种号角的起始。它来自远古。也来自即来的到来。它是冰刃的尖,融化的起始。冷是为其消解的。冬眠也是为其消解的。它们消解的,是过去的严冬黑眠和凝固的血。它们带来的,是流动的风和风中颤动的枝条。


吶。三月。请以我为始。


诸君春安,

顺颂时绥


蓝于丙申年三月


评论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