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小朝廷

偏安一隅

无题

一切胶着的未来,混乱无序尘土蔽目

然而,植物如丛林葳蕤,海洋如天空蔚蓝

光一点一点移动,无声而沉着

每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都是伟大的


每年的三月,光移到手边。

静止不动的,除了敛翅的虫,还有覆盖的石板

沉默或者沉默,呼喊或者呼喊

忘记或者被忘记


它们明媚的将来如缠绕在门扉的藤

翠绿而隐忍

在光背后生长更为野蛮

仿佛肆无忌惮的,不被遏止的,疯狂的癌


它的踏步毫无韵律

没有起落明显的句点

没有喝彩

没有桥头的汤,没有宣告


但它是六个月的完全实验

一场关于肉体与精神的尝试

假装高潮,假装背叛

然而完整的真实并非不存在


这是一切逃跑的屋顶

覆盖或者摧毁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不真实的虚影永远浮在面孔上


清水河对岸是勤劳可爱的人家

湖中的水倒映着天空的变幻

谁的手在捞着不属于自己的月亮

碎了又圆的,沉默的时光


又:我们彼此,相爱又相斥,我们彼此,成就又损害

        我们彼此,完成我自己,投入每一个日出和日落

评论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