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小朝廷

偏安一隅

致那些活在字里的灵魂

热闹与寂静是相对的。你看见白雪温柔绵密的下,你能听见时空里有无数窃窃私语的声响。它们都在表达同一种美。将自身完全遗忘的,沉醉。找不到这种醉的时候,人们经由想象的翅膀,无论梦里醒着还是在飞翔。都甜蜜蜜的隐含在潜意识里。我们把它叫做,生命的进入。

你在想进入这个词的时候,黑色的夜里,室内灯光正明亮,看不到窗外的风景。你能借由黑暗通向光明。却不能由光明进入黑暗。它隐藏自身的力量,并不袒露一切。

错落有致的时光,它们起起落落,仿佛栖居的群鸟,你不知道下一刻在哪里安歇。你想不到,时光的浪,将那只贝壳,冲刷到哪一个海滩上。这些偶然,神奇又慈悲,你所接收到的安排,仿佛梦境般甜蜜,又仿佛现实般忐忑。人类说,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我们总是忐忑的。

那样安然坚定,明朗又辉煌的人。终究是太难得。夜里翻书看见,总要恍惚激动的,想象着正拥抱和被拥抱着。水一样拯救了燥热的灵魂。它安抚了骨头的冰与热。仿佛童年夜晚深井里的水,被铁桶带上来时,搅动着的月光。它具有神奇的力量。仿佛磁石般的漩涡力,引你投入其中。

我记得字是始终是沉默的。即使想说的话,都要撑破了胸膛。像某人说的,树一样生长,迅猛而野蛮。总有一天会不吐不快吧。它们认为孤独很可怕。它们认为畏惧是一种诚实。我以为我也是诚实的,面对孤独我有时候不得其法,难免无所适从。然而它于我并不怎样需要排解,我只是需要给它一种健康的温度。像所有冬天的雪,夏天的雨一样。干脆利落的成行。而不阻滞于中途的各种变故。如此说来,你守护孤独的果实,也是需要勇气和智慧的。世间许多事情,你不好好看顾,都会变了原来的样子。所幸,只要你肯,好好看顾的那一切,总给你切心切意的快乐。那种快乐独属于自己。它不是恩赐,是你倚靠自己的生命身体得来。你享受的简直不能再快慰。

击缶而歌的陪伴者,来路去路,实在只能抿一口茶,再醅一壶酒,好来解一解的了。

沉默的,像一阕山水。沉默的,似一抹青苔。沉默的,只好用来盛放它们经年的酒。沉默的,只剩下笔墨纸砚了。我们需要很多,很多很多。我们需要极少,极少极少。这样矛盾着,快乐着,彷徨着。以自己的信念和意义,或仓促或绵长的,度过了一生。我诚实于我在意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印记。从生到死,这些年,这个世界我努力过,我的生命进入过,参与过。或者,这个时间的这个时间,它同时属于所有和我一起的人们。他们或善良温暖,或也小小的苦恼过,甚至痛痛的伤心过。这不过又是一场轮回。梦里。还是年年花落。我总以为,即使以后,我也总会在梦里看年年的花落。静听一座灯塔的历史。仿佛一个不死不老的灵魂。沉默于知道的所有故事。只是微笑不做答。

zen说,每个人死后,有的变成了一条大鱼,有的变成了一棵大树。如果一个少年需要陪伴,我问他。其实我都很喜欢。无论一条深海里游弋着的大鱼,还是看年年岁岁花开花落的大树。

评论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