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小朝廷

偏安一隅

当你不再向这个世界倾诉

我以为我还是比较长情的。即使时间,还是快速的令人心惊。但也仅此而已。一惊诧之间,似乎已做好万全准备。但实际上,又什么准备都没有。向死而生。似是而非。当年王守仁格竹的时候。时间就又呆又美。你觉得可爱,觉得有趣,觉得值得,就好。只是,有时候...


有时候,你会不那么在意自己,你更为在意别人,有时候,你会更希望成为别人,而不是成为自己。有时候,你对自己心生不满,对自己的现状不满,仿佛怎样都无法满足。只是,不安...


不安,它可以成为疯狂的理由,它也可是是激情喷涌的借口,它带来改变,带来未知。它使人惊慌,忐忑,踟蹰不前,迅速后退或迅速向前。你看,总有种力量是可以促使生命产生变化的,安宁是流水最无害的状态。但在它长长的流域中,却占比甚小。我总是这么,从小就这么喜欢,跟自己,跟世界,慢慢的倾诉。


有时候,每时每刻,有时候,暌隔数月,又有时候,暴殄这饕餮岁月。呐,所谓意义,是人类绑缚在悬崖顶上的绳结。捆住了也安全了。飘飘荡荡的大风,从岁月的尽头到岁月的初始。


最近陪zen参加各种活动,实践训练,简直就是真人秀翻版。我真自闭,不愿意互动。就喜欢做观众和后期支持。摄影师保姆也行。我倒不是因为不够自信。只是观望美和美本身。我目前仍愿意做前者。美本身是什么?是最后最隐秘的渴望吗?它来自最宝贵最深处的内心?在这个皮相凋零的岁月里,到处画皮般热闹的繁华。


安静听完《九月》,心里充满悲欣交集的苍凉欢愉。这难得的,一点点甜,一点点静,一点点幽然,一点点美。我还是个比较内向孤僻的人吧。那活泼狂热的皮相里面,充满熔岩般不能流动的热,烫灼着透明的冰核。而它居然无动于衷。这就是个诡异的矛盾之核。却有着无以伦比的动人吸引力。我为此而产生磁石般向死而生的勇气。绝不后退半步。


蒙翳的,窗花背后的窗户。干净的原始的叶子和木。我们温柔的,温柔的,广阔的家和未来。我们甜蜜的,甜蜜的,重逢般的怀抱和道路。


夜晚的午山。山腰缠着星光般的玉带。午山。我温柔的兽。驮着岁月和涤荡的山风,衔着神秘的过往和未来。在黑暗中静静蛰伏的巨大山背,身影氤氲着雾气,层层叠叠的草木,掩映的暗影。向海岸边,侧耳倾听,海水,一次次叩击的手。


当你不再向这个世界倾诉。那充盈的巨大的未来仿佛浓缩成了一粒丸。有多少力量呢。它们不知道。世界也不知道。而海岸上静静的入口和出口处,并未有人鱼的守候。我们在想象中才变成自己。它来自未来,却生活在这里和现在。所以我一定这时候才要说,你还等什么呢。


爱或者渴望。疼痛或者意义。信仰或者被信仰。无论是否重生轮回。它连接的星光,渐渐就与天齐。所以我一定这时候才要说,别让我等太久。亲爱的。


今夜午山。它温柔的兽,静静蛰伏。盘踞窗前。假寐的眼,星光明灭。


评论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