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小朝廷

偏安一隅

马航MH370 志


这个世界,你们经过了什么?

我已经很少愤怒了。自从2008汶川之后,自从弟弟溺亡之后。是的,说出来就是揭开结痂的疼。

可是我不幸又愤怒了。这是个忍不住的点。我也不介意了。我要说话。或许,他们也要说话。但是世界听不到了。

对于马来西亚政府来说,230多条生命。比不得他们的政治利益来的重要。更何况,从狭隘民族主义来说,更多条生命并不属于马来西亚。原谅我愤怒时的狭隘。

对于中国政府来说,除了谴责抗议,除了无意义或者无效的搜索。想问问所谓的国力和科技力量究竟在哪儿。妥善的安置家属,并妥善的处理整个事件。恐怕不仅仅是230多条生命的问题。是我们国民在国内国外的安全感。

对于罹难的家属们来说。除了愤怒和爱之痛。请镇定正视自己的权利义务。尊重罹难者。超度罹难者。这世界剩下的人,都不过是幸存者。没有什么值得庆幸。

在所有的大灾难背后。都是人类自我的灵魂空洞。它足以销毁一切。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权利,中止别人生命的存在。这是人类罪恶之最。所谓的政治取舍,究竟是否抵得上230多条生命。所谓安华,是否承载更多人的命运?

在这个事件中。恐怕不是汶川之后,每个人可以勉力协助重建。这个事件中,我们能做的微乎其微,甚至我不知道能做什么。愤怒?愤怒能带来什么?难道我们的愤怒能够促使各国政府甚至当权者不再草菅人命?能够制止所谓暴徒的自毁毁人行径?(他们亦不过有自己的信仰即使他们的信仰毁天灭地人神共愤或者认为其扭曲罪恶,他们又何尝不是迷途,除了暴虐者,他们中有些甚至有高超的才华和技能,甚至不排除在现实中是真诚的人。这里不再做探讨)能够在下一次恐怖袭击时保证自己不会遇到并且保证自己能够幸存?

谁来埋单。不过罹难者和爱他们的人们(原谅我不说家属,家属不一定不爱,可也不一定爱,然而爱他们的人还有很多)。谁种下的恶果,却并非由其承担。这些人的名字终究在一阵热议之后湮灭在历史的烟尘里。不再有人记得。记得又能如何?生之脆弱,尚且不如蝼蚁。

也难怪薇依讥讽波伏娃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饥饿的滋味。虽然前者的家境比后者好很多。那些干净的高贵的寂寞的如薇依般的灵魂。照亮着。死了之后仍是。我只是希望,这么多生命所带来的教训,足够剩下的幸存者探知活的意义。

这个世界被权力和抢夺冲昏了头脑。这个世界被名声所累,所有人知道它是枷锁。都跳入这陷阱不可自拔。那背后拉紧枷锁的阴险的精明的人。你控制的权力让你感到欲望实现的战栗吗。在你有生之年,但愿恶魔的侵蚀仍令你感到吸干脑髓般的快感。以此作为最后出卖灵魂的代价。堕入轮回之道。

我们生活在这样的水里。溺亡。在活着的人那里。呼吸死亡的味道。这便是生之残忍。而死寂。便是空无的死寂。有多种通道通往或虚或实的天堂或地狱。

死亡可以唤醒或者照亮。那么这种燃烧。便不为无果。便不为无因。所谓大爱。不过是分得几杯圣咏。剃度死亡的心。在灵魂之上投入强震般的影响力。以此警戒世人。

汲取那些干净的部分。走入荒芜。荆棘。高处。远方。这些都可以。这个世界,经过了什么。我便经过了什么。它们刻划过的笔迹。没有伤口。却阴冷而艰险。成为活着的每一个人的一部分。在黑夜战栗。在死亡来临时重温。

所以。我们的某一部分。都在这次事件中一同死去。而他们的一部分成为剩下的人的一部分。幸存者。也不过苟延残喘。以它整个种群的最后命运来做赌注。唤醒或者惊醒。迷茫的人群。

 
评论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