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小朝廷

偏安一隅

你坐在老的时光里

原来不光我会老

我的亲人会老

我所爱的人

我的孩子

我的朋友们

原来,你也会老


我不再那样星星眼仰望夜空了

因为夜空就只是夜空

我低下头颅

心感到悲伤和疲惫

然而也只是这样而已

我并没有放弃


可是我好像忽然发现

你也会老

并不是因为我的眼睛老去

看向你的眼神会模糊

也不是因为我从来都无法触摸到你

你会老,是因为你从来都不只是我的想象


可是这种老只是岁月的累加

它不像人类,以白发和皱纹显象

它像煮过许久的羹

甜蜜都到了每个原子里

它也不仅仅是某种香

不仅仅是,某种,灵魂的重量


我像只惊慌的兔子

在危险的丛林张望

我总是在逃跑,逃跑

我知道危险在哪里

我知道河水,在雨季暴涨

也知道,顺着河水,有他方的羔羊


可是老,也不仅仅是慢下了追随的步伐

它像一种再也不明显的洇渍

不再像从前那样在白纸上作画

它的幕布中央不再有一小块黑

它们也不再有排排坐的小方凳

等待在前方


啊,当我停止和厌倦了对你说话

你就真的老了

我仍然像多年前独自徘徊的山上的黄昏

落日圆而巨大

它仿佛重压在十二岁的背上

令我满含热泪和人类的荣光


并没有。你知道。并没有。

并没有一种味道可以代替家。

就像并没有另一种声音能代替你。

我至今无法为你命名。

当我意识到,老

是你给我的另一种形式的回答


我并未因为冷落你而羞愧

只是忽然明白

爱你日久

心无法苍老

它就像无边无际的海

充满动荡暗涌的颤栗和光


你坐在老的时光里

我坐在你心里

你在往前的一万年里

你在往后的一万年里

你曾拥抱过的每一个唯一

都活的丰盛而自足

评论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