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小朝廷

偏安一隅

一只名叫titian的兔子和它的主人

---用尽所有爱憎的力量,去获得你一次。像燃烧一样肆无忌惮,毫无保留。

这种时候。冬天正缓慢深入。大地深处隐藏着暴虐的寒风。

在森林边缘处雪覆盖的尾处。Lynn抽出雪下的一张树皮。看起来不新鲜的树皮。

他朝森林深处看了看。仿佛下一刻titian小兔子就从那里蹦蹦跳跳的跑过来,蹭一蹭他的裤脚。然后会匍匐进他弯下腰的怀中。titian是爷爷留给它的。一只公兔子。他小时候总想让它生小兔子。爷爷无数次告诉他,那是公兔子。Lynn疑惑很久。下一次又问。索性爷爷也不再纠正他。这种事情,他长大了自然明白。titian很温顺。鲜少见它发凶。爷爷会说,它发凶的时候你都不在。一个上学的孩子,不过偶尔逗逗它,玩一玩,喜欢了嬉闹摩挲一会儿。哪像我老头子每时每刻陪着它。

爷爷离开的时候。titian似乎毫无所觉。但是过了一个月之后,家人还沉浸在失去老人的悲伤里时。下了一场大雪。titian不见了。发现它不见的是小侄子。Lynn对此感到愧疚。那是他八岁时的玩伴。陪了他整整七年。他之前很小。到了后来长到中型大小就不再长了。他后来还以为它病了。

Lynn后来上初中的时候才知道titian名字的由来。觉得作为农民的爷爷起了这么个名字完全不可思议。后来才知道,这是远在国外的姑姑给起的名字。是他的英文名。县城初中的小子们那时候就流行着互相起个英文名什么的。当Lynn说自己一直叫这个名字时。大家用一种你是遗落民间的混血贵族吧这样的眼神看他。他心虚的抖了抖,说,家里人除了姑姑打电话回来会叫我这个名字。其他人都叫我,立!林立!于是大家马上看了他一眼不理他了。大概因为发现其实这个人跟自己差不多。不值得额外关注了。

Lynn长到15岁之前,只见过姑姑一次。就是姑姑回国来看爷爷,在镇上给爷爷买了titian,说养个兔子陪爷爷。奶奶是从来没见的。据说生了姑姑难产死了。姑姑是属兔的。所以姑姑的意思大概是,心里想陪爷爷的。要爷爷去国外那根本不可能。那是个非常保守固执的老头。死也不会离开他的家。

Lynn的父母从Lynn出生后就在北京打工,把他交给爷爷照顾。后来他们在外面有了妹妹。更不太回来了。连过年有时候都不回来。除了给Lynn和爷爷打款。平均一个月打一次电话。据说正在北京郊区攒钱买一套二手房。Lynn和爷爷相依为命。直到爷爷去世。堂哥听说马上回来帮着张罗后事。父母和姑姑都是第二天晚上才到家。安顿完后事。家里人就开始商量Lynn的安排。父母想要儿子一起去北京,但实际条件恐怕有些拮据。姑姑没表态。而Lynn其时正值初三的年末考。于是大家决定就在家里暂住,等Lynn的年末考结束。

Lynn仍旧沉浸在爷爷仍在的世界里。这不怪他。爷孙俩的感情是旁人无法明白的。爷爷一共三个孩子,大伯,父亲,姑姑。大伯和父亲从小不爱学习成绩平平,打架斗殴,初中肄业就出外做事。后来大伯总算在镇上开了个修车铺安顿下来。而父亲则东飘西荡直到有了小女儿才在北京打工至今。可是姑姑却一路顶优保送直至出国留学。爷爷常常叹息,说怎么小子们就这么菜呢。

还有一周期末考的时候。堂哥家的小侄子发现titian不见了。或许已经过了孩童的年龄,加之平常也一直上学。Lynn现在除了三餐照顾titian之外,已经不像小时候那样时刻关注titian了。只有小侄子恰恰刚上幼儿园的年龄,喜欢小动物的紧。每天都要跑来看titian。把许多色彩艳丽的小瓶盖,亮闪闪的糖纸,不知道从哪儿拿到的鸟类羽毛,都塞到titian的窝里。Lynn看着好笑,摸摸他小小的头。姑姑看着,眼里倒有些湿润的看着Lynn。Lynn就说,嗯,我小时候也这样,爷爷也这样摸摸我的头。姑姑低下头,不说话了。Lynn知道姑姑想爷爷。但是似乎觉得自己又没资格难过。在两个哥哥的眼里,她大概算不孝。一走几年都不回。Lynn想,他父亲还不是一样?老人不管孩子不顾。只有大伯带着堂哥,不论有事没事都按时回来看望老父亲。但也从来不抱怨姑姑和父亲。

期末考结束之后。本来父母要带他回北京。Lynn拒绝了。他想上家乡县城的高中。不想跟他们去北京。一来离开家乡的环境让他感到难以忍受,尤其要远离爷爷。二来他跟父母的感情太疏远了,他不知道该如何与他们相处。看着自己的小妹妹倒是毫无陌生感的伸着小手要他抱抱,他感觉很奇怪,妹妹跟他差了整整十二岁。他抱着她有很奇异的感觉。三岁的小小软软的身躯,嘟着嘴叫他哥哥,甜蜜蜜的亲他的脸颊。父母看他的眼神似乎也充满愧疚,妈妈很局促的喊他,立立。Lynn叹了口气,说,妈,别逼我了,我现在这么大了自己能照顾自己。况且,我还小的时候你们不也没担心过么。父亲立刻说,那不是有你爷爷…….Lynn冷冰冰的看了他一眼,所以你就不用管我,也不用管爷爷是吧~!只要我们没死没病就可以不管不顾了是么?大伯和姑姑在旁听了愣了愣,在他们的印象里,Lynn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父亲也总一再夸,立立很独立很懂事,有点他小姑的样子呢。林亮也楞了。显然他没想到儿子会怒气冲冲的反驳他。在他的感觉里,Lynn一直是个孩子。现在他仔细抬头看了看儿子,十五岁的少年,身量已经长高,脸上带着青涩又成熟的气质,眉眼间英气已开,生气的样子居然有些迫人的气势,他嗫嚅到,我和你妈在外也不容易……有了小美之后……北京那个地方……你也知道。Lynn闭了下眼睛,忍了忍,说到,算了,我也不怨你们。我这样的孩子多了。村里又不是只我一个这样的。你们过你们的吧。无论怎样你们都是生我养我的父母,小美也是我妹妹。我将来…也不会不顾你们。只不过,这学我是一定要在这里上的。你们都别呆在这儿了。该去哪儿去哪儿吧。说完他看了看姑姑,走出去了。三个长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已经没人把他当孩子看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下来。

林灿临走的那天晚上跟Lynn好好的谈了谈。诚恳的说,Lynn,我从小就瞧不上我的两个哥哥。可是他们终归是我的哥哥。这几年我在外拼啊,就是拼命想留在外面。不想再回来了。本来还打算买了房子无论如何接你爷爷去闲散几年,谁知道……总之,Lynn,高中毕业后找我吧,我给你联系国外的大学。凭你的成绩是没问题的。Lynn皱了皱眉,再说吧。林灿看他这样,知道多说无用。叹息了一声。就走了。

临走说,titian就别找了。我发现你这孩子心挺重。那不过就我当时一时心热给你爷买的宠物罢了。一只兔子。你爷爷从小宠我。我反而……说着自己也难过,拍了拍Lynn的肩膀。我知道你每天晚上去那森林边上找。别往深了去。咱们这小山村周围崇山峻岭,到了晚上很危险。

Lynn点点头,没说什么。titian的脚印到森林边缘就找不见了。也可能是雪覆盖了。也可能是走到那里被什么动物叼走。也可能是被人抱走。Lynn每次去看,也不过就像机械的惯性的动作一样。他不想,连和爷爷一同养大的宠物也丢了。尤其在爷爷刚刚离开他的,这时候。

动物们有着我们无法想象的生存能力。大概它们会说话会写书的话,势必会完成诸多的某某动物历险记。titian也如此。如果它会写书,一定会写一部曲折起伏的titian历险记。

对于生活七年的家,它居然也找了回来。兔子的记忆力怎么样。书上没有考究。但是它们的聪明程度的确不如大型的哺乳动物大象之类,或者食肉动物狼,或者人类的朋友,马,犬类。如果人类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动物,那么这只不那么聪明的titian可能吸取了人类的灵气。当它灰突突的出现在清晨的门口时。Lynn的惊喜酸涩的淹没了胸腔。他抱起titian。笑嘻嘻的扯它的耳朵。他是个温柔的孩子啊,只是他都用平淡冷漠和强势掩盖住了它们。当姑姑和Lynn相处多年后,对林小美说。

 (待续)

评论

© 南宋小朝廷 | Powered by LOFTER